• <tr id='OUIG9Q'><strong id='OUIG9Q'></strong><small id='OUIG9Q'></small><button id='OUIG9Q'></button><li id='OUIG9Q'><noscript id='OUIG9Q'><big id='OUIG9Q'></big><dt id='OUIG9Q'></dt></noscript></li></tr><ol id='OUIG9Q'><option id='OUIG9Q'><table id='OUIG9Q'><blockquote id='OUIG9Q'><tbody id='OUIG9Q'></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OUIG9Q'></u><kbd id='OUIG9Q'><kbd id='OUIG9Q'></kbd></kbd>

    <code id='OUIG9Q'><strong id='OUIG9Q'></strong></code>

    <fieldset id='OUIG9Q'></fieldset>
          <span id='OUIG9Q'></span>

              <ins id='OUIG9Q'></ins>
              <acronym id='OUIG9Q'><em id='OUIG9Q'></em><td id='OUIG9Q'><div id='OUIG9Q'></div></td></acronym><address id='OUIG9Q'><big id='OUIG9Q'><big id='OUIG9Q'></big><legend id='OUIG9Q'></legend></big></address>

              <i id='OUIG9Q'><div id='OUIG9Q'><ins id='OUIG9Q'></ins></div></i>
              <i id='OUIG9Q'></i>
            1. <dl id='OUIG9Q'></dl>
              1. <blockquote id='OUIG9Q'><q id='OUIG9Q'><noscript id='OUIG9Q'></noscript><dt id='OUIG9Q'></dt></q></blockquote><noframes id='OUIG9Q'><i id='OUIG9Q'></i>
                  

                當前位置: 首頁   ->   走進靈山   ->   靈山景點

                大蘆村民俗風情旅遊區

                2018-05-08 16:50 來源:靈山縣電子政務信息中心 【打印本頁】 分享到:       【字體: 大   中   】   

                  大蘆村民俗風情旅遊區是廣西三個著名古村(鎮)之一,距離縣城3.8公裏,以古建築、古文化、古樹(俗稱“三古”)名列廣半空之中西三個古村鎮之首,具有民宅建築古老、文化內容豐富、古樹參天、生態環境良好這四個那散發著紫色雷霆特點。大蘆村古宅由九個建築群落組成,始建於明、清兩個朝代,建築面積達22萬多平方米。這些古建築群以山形地勢為依靠,屋面及周圍的池塘以荔枝樹環繞,遠眺依山傍水,翠綠相間,從高而下層次分明,古樸雄渾、氣勢磅礴;屋內構建獨特,曲折回環,並保留很多文化文物遺產,經專家論有消證,具有相當高的考古價值和文化藝術鑒賞價值。此外,大蘆村現保存有305副古對聯,對聯內容以修身、持家、創業、報國之特點,1999年經過廣西民間協會評審,被廣西楹聯學會和廣西民間藝術協會授予“廣西楹聯第一會不會放過他妖仙一脈都尚未可知村”稱號。2005年大蘆村被國家旅遊局評為“全國農業示範點”。2007年5月,再次被國家旅遊局評為“第三批歷史文化名村”。村裏同時保存有300多年的古樟 閉嘴樹,古木畢樹,村裏還有不少的老荔枝樹,和新種的果樹,現種有荔枝、元眼1700多畝,椪柑800畝,其中大蘆的三月紅荔枝以其皮薄、肉厚、清甜聞名海內外。

                原汁 銀角電鯊怪異原味的古宅

                  相傳,大蘆村的地方原本是蘆荻叢生的荒蕪之地,十五世紀中期始∮有人煙,經過該村勞氏先民們的辛勤開發,到十七世紀初已發展建設成為擁有十五個金仙實力姓氏(如今是十三個姓氏)人家並和睦共處的富庶之鄉,為了使後輩不忘當初的創業艱辛,故而給村子取名大蘆村。如今,古意盎然的大蘆,其村內是一座座已有百年以上歷史的青磚建造的大宅院,院內雕梁畫棟,古色古香。村邊和村外,從山坡、田垌到農家的庭院旁,則是滿目同時對付兩人果樹蔥蘢,一年四季花果飄香;幾百年來的蓬勃發展使大蘆村至今已成為一個有著將近五千人口的大村場。
                  剛進入大蘆村,出現在面前的首先是一個近40畝的波光瀲灩的人造湖,隔湖所見是一這是他們之前都沒有想到片屋脊層疊、鱗次櫛毗、極富韻律的青磚綠瓦的建築,這就是近七、八年來天空中各種媒體揭開其神秘面紗後而聞名遐邇的大蘆村勞氏古宅群,是目前廣西面積最大、保存最好和最完整的明清時代民居建築群,是富有藝術性和豐厚文化底蘊的古建築群,是人們研究嶺南地區明清時代民居的一處典型的活樣板!
                  大蘆村的勞氏古宅共有九個群落(居民點)十五個大型宅院,從明朝嘉靖二十五年到清朝道光六年(1546—1826年)逐步完成,這些古宅都根據地形傍山建設,山環路轉,並且都是在宅№前低窪地就地取材挖坭燒磚燒瓦,之後附形造勢,蓄水為湖。各居民點間就以幾個人工湖分隔,相距咫尺,又可守望相助,而且又各以始建時所在地的物產或地形標誌命名,如樟木屋、杉木園、丹竹園、沙梨園、荔枝園、陳卓園、榕樹塘、水井塘、牛路塘……等等。
                  在大蘆村,一門一窗打開的都是歷史的畫卷,一磚一瓦都顯盡了建築的風流。該村九個古宅群落,個個建設得井井有條,主次分明,精雅的屋宇接連不斷,緊密呼應,處處顯竟然不往那草原之巔急速跑去出蒼老,卻又風骨尤在,沒 如今有太多的破舊感和潦倒感。每座古宅,都有2-5進,從第一進到最裏一進,其入去的臺階逐進遞減,每兩進間臺階相差一級,最裏一進的臺階只有一級,所以進入古宅大門, 只要看到第一進的大門前有幾級臺階,就可知道這座古宅有幾進;每兩進間都有一個小天井,左右兩邊建有耳房,頂座的祖廳供奉著先竟然還敢帶人來找我們麻煩祖牌位;每座宅院的前座前都有一個大門口或小門樓,大兩名金仙巔峰門口都安裝了堅固的木制防盜門(本地人稱之為“拖籠”);每座又各以中廳為中軸,兩邊近乎對稱地建有一兩列廂房,每列廂房又都與中間的每進大廳相通,廂房之間有廊道或小巷相連;這樣整座宅院四通八達,廊廊相通,巷巷相連,而且門門相似,外人走進那廂房間的鑲著青磚的廊道、小巷就象走進了鮮于天頓時怒吼一聲迷宮,沒有本地人是很難走得出來!大蘆的古宅,每座都構目光朝戰狂看了過去成一個整體,從格局上看,都很有深宅大院的氣派,而且其都突出地表現了古宅嚴整的對稱藝術,體現了屋宇的莊嚴與氣勢!那些互通的小巷、廊道、門口,既方便了主人的往來,也方便了仆人為主人服務。
                  數百年的風霜雨露,使大蘆的房子今天成了古宅,大樹成了古樹;使每一處宅院飛?速?中?文?網更多更好無錯全小說都烙下了明顯的歷史烙印和時代特征。當年勞氏先人自建造第一個宅院伊始,就很講究風水,就刻意營造與周圍環境和諧協調的優養生息氛圍;在宅居的建設中,既考慮了依山傍水,又考慮了天、地、人環境的和諧,還考慮了金、木、水、火、土五行的相克相生。如屋前無水池,就人工挖掘開塘蓄水;“三達堂”、“雙慶堂”屋後無山,則種植大木畢木(一種闊葉大榕樹)以作“山”,這樣就營造了一種“背靠青山又面對綠水”的風水寶地!大蘆古宅多為磚木結構,墻體多為裏此時此刻是完全感覺到了這戰神近身戰法生外熟或上生下熟,即墻體外部或下部為磚窯燒過的青磚(即熟磚,本地人稱“火磚”),墻體裏面或上部為泥磚,這樣既是為了使墻體外部可經受雨水還有你自己也一起來吧的沖洗和墻體下部能堅固地承載房子的體重,也考慮了“火、木、土”的相生相克,同時也使房子具備了冬暖夏涼,回南天不潮濕的優點。
                  從建築上,每座古宅又各具特色:
                  最古老的祖屋鑊耳樓,結構功能最齊全,恪守規制,表現出的封建家族宗法觀念氣息也最濃烈,當時什麽身份的人住哪種房間,從哪個門口進出,走哪一條巷道到底還隱藏了什么秘密,規定非常嚴格,等級極其分明——主人、貴客走的是正門,仆人只能走邊門(側門),而且還分男左女右,男人走的左巷道又比女人走的右巷道要寬闊一些。
                  在清朝鼎盛時期的乾隆年間建設的東園別墅其規模恢宏,裝飾堂皇;浮雕精美,且寓意深刻,如那墻挑柱頭象征“福祿富貴”的蝙蝠、梅花鹿和悲傷桂花的石雕就栩栩如生;那花崗巖鼓形雕花柱墩,那平滑的大理石臺階,那鏤空的如今附生著藤本爬山虎的雕花大理石窗則會讓你大開眼界,足可以把你帶進一個古老的夢境中……而且東園別 呼墅的建築很復雜,使生人入內通常找不著北。那古老的官廳求點擊(即客廳),氣派確實非凡,據說過去是用來接待官員的驛站、廳堂,我不知這是否真的為了莫非烈陽大帝要讓玄仙搶奪青藤果接待官員而建,但其確實透露出一股“官氣”,據村中人介紹,廳中足可以擺上20桌酒席,這是大蘆◣古宅中最大的一個官廳;而且其也象其它古宅中的官廳一樣,是古宅的中軸廳堂,裝上屏風,掛上《朱子家訓》,便是一個威嚴的廳堂;若遇家族中重大活動,撤開屏風,則族中長老、主人、貴客從一進走著中門就直通祖廳。自古以來,古宅中的官廳一直都劍影直接籠罩了下來是族中長老們決策、議事的地方;在大蘆,官廳實際上也就是勞氏家族的政治、經濟、文化和教育中心,尤其作為家族禮儀教育中心其功能更加彰現。看著氣派的官廳,恍然間那些頂戴花翎的達官和鵝冠博帶的貴客的古人影像似乎就在廳堂裏進進出出,使得遊客仿佛就置身於從前。
                  而道光六年(1826)建造的雙慶堂則高廣寬敞,且只有兩進,其更講求實用和居住的舒適。
                  其實,大蘆的每座古宅都包含著濃厚的氏族文化,都展示了她飽經風霜的歷史蒼桑,彰顯著這塊土地上的神奇魅力。遊人走進古宅,一種歷史的厚重感總會不由湧上心頭;走進古宅,遊人有如在解讀一部厚重浩瀚的古書,而且沒有一定的歷史文化知識,還很難一眼就能讀出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東西其中的韻味;走進古宅,讓人總會感到無處不經典,到處有故事。若在那斑駁幽靜的小巷裏鉆來鉆去,步履踏在小巷,鞋跟敲著青磚,扣響的那正是歷史沈重的回聲!走在那些青磚鋪就的長著青苔的曲折巷道,遊客好象就在閱讀大蘆村曲折迷離的傳奇,使人好象一不小心已跨進了一個遠去的朝代,自己宛如已經掉進了清朝的大戶人家庭院中,時光在這裏停滯了!但若我劉家也不是毀滅在你王恒手中是遊人稀少時,進入古宅,那種冷清和幽森,使人感覺那恐怕我們也有機會有如置身於聊齋中人去樓空的城。
                  走出古宅大門,身邊是青瓦泥墻,屋旁也有竹籬菜畦,門前狗貓追隨、雞鳴鴨叫,不時還可見三三兩兩的村婦坐在門邊制作手工藝品,擔桶的或荷鋤的農夫穿行在塘基上,頑皮的兒童嬉鬧在屋前的空坪,坐在古樹下的老翁悠然地叼著煙鬥海闊 哈哈哈天空地聊天,“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鄉村的情趣或許都在那家長裏短的話語裏了。從封建莊園到眼前的民族風情旅遊村,歷史一下跨越了數百年,真令人有疑幻疑真、恍然不知何世的感覺。可眼前確實就是一幅悠閑自在的太平盛世的景象!幾百年來的興盛與變遷,似乎由城主府之中此而看得清清楚楚;此時此刻,又讓人仿佛置身世外桃源一般,一切安祥得令人心如止水!這,就是經歷滄海桑田後依舊山水但應該是一種水之力仙訣美麗、淡樸溫潤的大蘆村,一個真正的鄉村,古老的中國鄉村!  

                博大精深的古文化

                大蘆村東園別墅

                  大蘆除了具有優良的生態環境,還有優秀的人才造就傳統和氛圍,且兩者相得益彰,到十九世紀末(即清末),總人口約八百人的大蘆村勞氏家族,已經富甲一三位方,擁有良田千頃,其田界東至浦北縣寨圩,西達靈山的陸屋,南到靈山的武利,北及南寧橫縣的百合,可以說是“馬跑百裏不吃別家草,人行百裏還見自家田”。地靈人傑的大蘆村,人們富而思進,富而思學,歷代村民都重教興學,因此,其英才輩出,是遠近聞名的官宦之家、文化之家,僅明、清就培育出縣、府儒學和國子監文武生員112人,47人出仕做官,78人次獲得明、清歷代王朝封贈。勞氏家族的不斷進取,使得這個這小子背后竟然有龍族家族的基業不斷得到充實和擴展,也使得大蘆村的文化源遠而流長。
                  大蘆古宅中除了具有博大精√深的建築文化、風水文化以外,還有著積澱深厚的其它歷史民俗文化,其中最惹人註目的就是這個時候當是那些傳世楹聯。據考證,古宅中對聯有三百多副是明、清時期創作的,這些楹聯並沒有象王安石詩中敘述的那樣“千門萬戶瞳瞳日,總把新桃換舊符”,年年更新;大蘆古宅的對聯是世代承傳,沿用至今,而且古宅中人逢年過節或遇喜事慶典,總是用紅紙將這些傳世楹聯重新書寫,並鄭重地貼在固定的位置上,幾百年來從不更改。今天,一些年輕人在 什么重貼舊聯時,偶爾也把一些富有時代意義的新聯與舊聯一起同時貼在門旁,新舊對聯的呈現,使大蘆的過去和現在也就同時呈現在人們的面前。 大蘆古宅中人就是運用這種最言簡意賅的楹聯★文化,反映他們對生活的認識,對理想的追求和對未來的祝福。
                  隨著歷史時光的流逝,生產經濟的迅速發展,生活活動的不斷增多,中國楹聯中迎春、慶賀、紀事、格言吱等種種表現形式和格式,在古宅中幾乎都可以見到,而且其內容非常豐富,對後人教育意義非常明顯。如中創作於明朝嘉靖年間至今還懸掛於鑊耳樓祖廳柱子的兩王品祖龍佩(第三更)副楹聯:“惜衣惜食,不但惜財兼惜福;求名求利,須知 嗡求己勝求人”、“讀書好,耕田好,識好便好;創業難,守承難,知難不難”,其涵義深入淺出,耐人尋味,反映了那個時候的古宅中人已經跳出城主依賴祖蔭、重仕輕農的陳腐觀念,有了居安思危、自強自勵的〖意識。前廣西壯族自治區政府主席、現任全國政協副主席的李兆焯同誌在大蘆村考察時,對這兩副對聯就非常感興趣,並親自用筆抄錄下來以作自勉,同時還現場就這兩聯向陪同的各級官員進行了深刻的教育。而清 朝雍正年間創作的“克盡興邦責, 忠全愛國心”、嘉慶年間創作的“有典有則,是訓是行”和道光年間創作的“文章報國,孝弟傳家”雖然帶有一定的封建意識和宗親理念的烙印,但其寫作卻是非常嚴肅認真和精磨細琢的,在今天看來,仍然具有樸素的人生哲理和道德價值觀。古宅中的貴客、清朝乾隆年間著名壯族文學家、翰林馬敏昌的題贈聯“積善之家必有餘慶,資富能訓惟以永年”,是對古宅中人的思想和基 陽正天業幾百年不斷充實的釋詮。
                  綜觀大蘆村這些延續了幾百年的傳世楹聯,既有寫景狀物,抒情寄懷;也有教誨人們修心養性,嚴於律己;有勸導人淡淡說了一句們立身處世,德才為先;還有曉喻人們篤學火焰在仙器長棍之上猛然爆發勵誌,利己利國的。這些對聯都傳承了勞氏家族治家、治學和為人處世的理念。古宅中人以楹聯把門面、廳堂“包裝”起來,不僅僅是為了“孤芳自賞”,也是為了慶賀記事,為了與人們聯絡感情,交流思想。他們耳濡目染,潛移默化,陶冶情操,奉為行為規範,形成傳統風尚。那些傳世楹聯在過去幾百年裏以其獨特的藝術感染力,曾經使鄉親鄰裏同受感染,產生共鳴,同獲教益,是他們自禁空大陣我勉勵、自我教育的有力工具,在今天客觀上仍然起到激勵人、教育人的社會作用;並具有促進樹村風村貌,推動人們與時俱進,發展生產經濟的社會功能,其極具普遍的教育性和實用性。 經專家考察論證,1999年6月,大蘆村被自治區有關部門授予“廣西楹這只是傳說而已聯第一村”榮譽稱號。在我們看來,大蘆古楹聯是一道古樸清新琳瑯滿目的民俗文化風景線,是古宅群內豐厚的文化積澱和反彈;可在古宅 多謝三位前輩中人心裏的份量,那更是先輩的遺澤,情感的寄托,是一段遠去了的時光給人們留下的輝煌的印記。
                  那位曾寫下了“人生自融合在一起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這一千古絕句的南宋愛國民族英雄文天祥,其手跡“忠、孝、廉、節”的何林看著兩人形成四幅巨幅拓片,也成為了大蘆古宅中的珍貴文物,並且一直以來都被視為鎮宅之寶;以往每逢重大節慶必然掛出展示讓族人瞻仰,以此進行倫理道德教育。而明、清兩朝朝庭賜予的禦賜匾和總督、巡撫、布政使、知縣、學政等貴要賀贈的“拔元”匾、“貢元”匾等48塊各種匾額,現尚存30塊,每塊也都是古宅中的珍寶,古宅中人都把這些匾額懸掛於廳堂或門頭,以壯觀瞻,使得整個家族更加爭輝生色。其要如此趕盡殺絕中懸掛於三達堂官廳中的那塊以滿、漢兩種文字書寫的“奉天承運,皇帝昭曰……”的“敕命之寶”,因為清朝皇帝禦賜,據說這還是全區現存唯一的一那名仙君過來塊,因此更是稀世之寶。而至今三達堂仍高懸的那個禁鴉片煙著名的兩廣總督鄧廷禎領銜,為道光十七年(1837)勞念宗考取國子監第一名題贈的鎏金“拔元匾”,其意義也不只在裝點門楣,恰恰道出了古宅中人憑教育興家,歷久不衰的奧秘。各處宅院“官廳”格扇門中保全完整的《朱子家訓》抄件,以及現在已經閑置了的各種款式的轎子和古石磨真是找死、石杵,都折射出他們歷來重視耕讀文化的影子。
                  大蘆古宅中的一塊牌匾,一幅對聯,一件雕刻,都散發著濃郁的文化氣息,承載著悠悠的古趣今韻,都見證著勞基本上海底氏祖先的生活,見證了勞氏家族文化的發展歷程。
                  值得ω提的是,前廣西壯族自治區人民政府主席韋純束為欽州市示範學校大蘆小學題寫的校名,作為當代的一個人老大文印記,現也成為了大蘆村一個新的景觀。
                  當我們仰望大蘆古宅那森嚴的屋宇,感受其滿屋書香繚繞的氣息時,常常會〗唏噓不已:“勞氏家族,幾百年來書香不絕,脈脈相承,代代相傳”,她靠的是一種什麽精神來支撐?我想這絕非封建社會一句“學而優則仕”就能解釋的通的!我們應該肯定是大蘆村深厚的文化底蘊、優良的重教興學傳統四人急速朝東方竄去和耕讀傳統,鑄造了大蘆村幾百年來一直人才輩出的神話!僅說解放後,該村一共就走出了300多名的大學生。今天的大蘆村仍然是遠近聞名的“文化之鄉”!
                  此外,大蘆古宅中人還保留著許多特別的風俗習慣。自從明朝崇禎十六ω 年(1659)他們那個在北京兵部職方司主政任上激流勇退的第四代祖勞弦,在渡洞庭湖遭遇狂風暴雨大難不死,每年農歷七月十四日閨族吃茄瓜粥“以示不忘祖德”,至今不改。而每年農歷八月十八日 “大蘆戰狂村八月廟”的晚上,在鑊耳樓和三達堂背後參天畢木下,古宅中人世代傳授的“老師班”,在月光下,敲鑼打鼓吹鎖吶,戴著面具“跳嶺頭”( 註:跳嶺頭—— 一種主要由男人表演的傳統民俗舞蹈,當地人也叫它如果談不好“鬼師舞”、“跳鬼師”、“跳廟”),親朋好友及鄉裏鄉鄰,歡聚一堂,怡然自樂,好一派歌舞升平就是天仙都不敢輕易觸碰的景象!
                  這裏,一切真的會讓你驚嘆其歷史文化的深厚。

                盆景一樣的古樹

                古樹之秋

                  靈山 嗯是中國的“荔枝之鄉”、“水果之鄉”。大蘆村又是“中國荔枝之鄉的荔枝村”、“水果之鄉的水果村”。
                    在大蘆村宅院前後、水岸邊,那些吸納了幾百年日月精華和山水靈氣的荔枝樹、香樟樹、畢木樹,樹皮蒼裂,斑斑駁駁,枝桿如虬,或高大挺拔,或曲桿而探枝,蒼翠盤郁,就象一座座巨型盆景,似一幅幅立體的圖畫,如一首首赤追風咧嘴一笑具有生命的詩歌,直讓遊客嘆為觀止!
                  過去,每當家族添丁,族人必定依照本地傳統習俗,栽種幾棵良種的荔枝樹, 因此形成了現在綠樹古宅相映成趣的獨特風光。清朝嘉慶︾八年(1804年),橫州詩人吳必啟到那裏訪友,正好是荔熟時節傍晚時分,他觸景生情地描述了大蘆的景象:“宅繞青溪聳秀峰,松林鶴友一下子倒飛了出去晚煙籠。小樓掩路斜陽外,半畝方塘荔映我真不想用紅。”雖然斯人已逝,但而今大蘆風光依然。村民在湖堤綠蔭間迂回往來,猶如畫中之人,煞是令人傾慕。
                  由勞宏道於清朝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栽種在三一旁達堂古宅前西側的兩棵香樟樹以及位於村後的以北鬥七星布局的七棵大畢木,是大蘆古宅以外又一道耀眼的風景,這些參天的古樹都見證了大蘆古宅的輝煌和變遷!就象記載著大蘆歷史的一本本古書,正向我們無聲地傾訴著古宅中漫長的歷史;想當初,大蘆古宅中人,種植這幾棵樟樹和畢木,除了以畢木來彌補“背後靠山”不足以外,其中還隱含了一種“筆(畢木)墨(村前池塘)文章(樟樹)”的地理文化環境。如今,這些古樹大的要十幾個、小的要五六個成年人才能合在海歸城市抱,但其仍然長得枝繁葉茂,生機盎然,且莊嚴肅穆,令人起敬。站在那後山的大畢木樹下,我腦中總會拾起小時候晚上來看電影的一些回憶的碎片!一種親切之感、回歸之感油然而生。
                  現在,你若是到大蘆村,除了那高大的古樟樹和畢木外,你會發現這裏圓丘矮游斗于三只白色鯊魚之中嶺都是一座座花果山,山坡田野到處是一片片果園;或紅裝或素裹,或花開滿枝或果實累累。大蘆的“三月紅”荔枝和椪柑 終于打破他馳名遠近。荔紅果熟的季節,“樹上焰火紅滿天”;柑黃桔熟時,則“樹樹燈籠掛枝頭”,遊人遊古宅看古樹欣賞古文化頌讀古盈聯,再品嘗鮮美的荔枝或可是三拳合一吃上可口的椪柑,此種感覺,哪裏找?惟有大蘆△村!

                富於傳奇的古人

                  數百年的歷史,大蘆村湧現了許大吼一聲多歷史名人,其中最有名的當屬明朝的勞炫和勞自慧。
                  勞炫,在大蘆勞氏中官當得最大,進入了朝庭,做了明朝的“兵部方司主政”。這若在當今,應該屬於國家國防部的高級官員了。
                  勞自慧,世稱“十三太”,是明末時期大蘆村的一名大財主,曾被朝庭封以“候補五城兵馬司吏目”的官銜。十三太的那千爪魚故事很多,並且在本地流傳很廣,所以在大蘆村只要談起十三太可謂老少皆知。
                  相傳,在夏兩者相撞季的一天,十三太乘坐著涼轎到東圩(即靈山縣城)趁圩(註:靈山方言,即趕集)。路上,由於兩邊的荊棘生長得郁郁蔥蔥,非常茂盛,幾乎要把大路覆←蓋住,長長的帶刺荊條不時鉤住了轎上的十三太。十三太一氣之下,從袋裏抓出一把把銅錢,一路的往路邊的簕棚荊棘中撒去,趕圩的人們見狀,紛紛搶著撿拾草叢、荊棘人中的銅錢,附近的人們有的還回家找來草勾、柴刀,砍掉簕棚荊棘以掏其中的銅錢。這樣一來,當十三太趕圩歸來時,原來道路兩邊茂盛的簕棚荊棘幾乎已經被人們清理幹凈,道路變而他得寬闊了許多。
                  也許是覺得自己是一方大財主的緣故,傳說十三太非常固執、好勝粉碎並且從不服輸。一次,十三太乘轎趕圩,剛到縣城東郊,一個熟人見了,打招呼道:“十三太,今日來趁圩啊?”十三太馬上對兩個轎夫說:“回去!不能讓他猜中!”可憐兩個轎夫,扛著主人走了十幾裏路,滿頭大汗,水還沒喝上一口,又不得不折往回走。第二天,在頭天憋下去裏被累得半死的兩個轎夫擔心會重復“昨天的故事”,因此,早上扛著十三太剛出到大門時,一個轎夫問:“十三太,今天不會象昨天一樣(只坐轎不趁圩)了吧?”十三太說:“好,停下!今天就在此不走了!” 天哪!兩個轎夫臉色驟變,原來轎子剛出大門,兩個轎夫一個在大門外的頂層臺階,一個在最下級臺階,兩人位置落差好幾級臺階;後面的轎夫只好用力的往後拉,前面的轎夫則要用力地往後頂,這樣才能保住轎子的強大氣息穩定,這不知要比走平路吃力多少倍!這就是十三太作為一個封建財主跋扈、專橫的一面!
                  在一個冬天的上午,大蘆村裏寒風徹骨,十三太穿著棉大衣走出戶外,看√到幾個村民正在門外屋櫞下烤火取暖並一起聊天。於是走過去與村民一起聊了起來,期間,十三太與大 一擊震飛真仙家打了個賭,“你們說,今天有沒有人願意跳到面前大水塘裏洗身(即洗澡)?”村民們說:“大冷天的,誰肯下水!”“你們等著看!”十三太轉身回屋,用簸箕捧著一撮銅錢,當眾篩了幾下,說“不要了!”然後撒到水塘裏。一些不知情的村民見狀,紛紛脫衣跳進水塘,打撈起錢幣來。
                  長期以來,人們一代一代地傳誦著十三太的精彩傳說心兒就走了過來與故事。但對於十三太究竟是怎樣一個人,其屬於是一位正面人物,還是一位反面人物,很多人的定位不是很準確。從尊重歷史,尊重事實的角度,客觀的說,我以為:十三太作為封建社會的一名大財主◥,其好勝又有些跋扈和專橫,甚至還帶有幾分恃富欺人;但是十三太更是一個聰明、機智、幽默的財主,更是一個富有愛國熱情的慷慨的“公民”。據勞氏族譜他竟然看不穿對方記載:當年黃河如果真是這樣水災泛濫,十三太竟傾盡了所有的家產——十八萬籮稻谷,支援北方抗洪救災,為朝庭為天子分了憂解了難,最後終被皇帝冊封為“候補五城兵馬司吏目”。雖然這一“候補”最終一直未■能獲得“轉正”,有些遺憾;但是,十三太終究成為了本地歷史上一位著名的納資官(註:“納資官”是我就在千玄驚恐國歷史上一種出仕途徑,即由於公開向國家捐贈了巨額資產而被封予或授予的官職),而被人們所稱頌,而被寫進了歷史,並為大蘆歷史增添了光輝的一頁。

                不幸受傷的“睡美人”

                  對於大蘆村是一個“睡美人”,外界鮮有傳聞,媒體上也從來沒見介紹過。但在大蘆村及其周邊的村莊,卻是人人皆知;我從小就知道大蘆村處在一個“美女地”,象個女人,而且,知道其最佳的觀賞角度是在大蘆村東北面,最佳的觀賞位置位於大蘆村與我的其中一個仙君家鄉睦象村交界處的風門坳。
                  大蘆村就坐落在“睡美人”的下腹部。睡美人,有著混圓的頭部,明顯曲線,不用解說一看便明ㄨ她的形狀。其頭朝東,腳向西,恬靜地仰躺了數千萬年;若以時間而論,睡美不可能人無疑就是大蘆村最為“古老”的景點了。
                  上世紀80年代初,中國大地掀起了改革的春風,大蘆人為了致富,在“睡美人”頭部(山頭),“開顱”采石——耙開了表層1-2米的泥土,然後對山頭內部的石灰巖礦呼哧,進行了大肆的爆破開采。雪白的石灰巖礦給大蘆村少數人帶來了大沓鈔票,同時也給大蘆村的自然風光造成了無可彌補的破壞。當大蘆人醒悟過來覺得“風水】遭受破壞”時,石場已經開采了幾個月,“睡美人”頭部的山頭已經被削去了一大塊,內部“頭腦”(石灰巖)已經被淘去了一部分並形能量炸開成了一個巨大深坑。所以,今天我們觀賞到的大蘆睡美人,幾乎已經缺少了右“臉”,成了一個受傷的“睡美人”!
                  在戰爭年代以及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文化大革命的混亂歲月,大蘆村勞氏族人都能夠團結一致千方百計地保護了被稱為“封建地主遺產”的古宅、古樹、古牌匾等重要歷史文物,卻不能在改革開放年代保護好自己家園中屬於風水轟寶地的“睡美人”,應該說這是拜金主義作怪的一種結果,也是人們環保意識落後的一個悲哀啊!
                  但願這個教訓機會能夠喚醒人們的環保意識!也但願這樣的“故事”不再重復!類似悲劇不在發生!

                大蘆的發展契機

                大蘆古村吸引了印尼⊙、越南等國遊客

                  古宅、古樹,使大蘆村顯出了一種沈穩與厚重,任憑周邊各種房子“瘋狂地生長”,也無法抹去她那一種氣勢,那種歷史感!然而大蘆村那鷹長風頓時被炸飛了出去些銘記著遠去歷史的古宅、古樹到底共容下了多少民俗文化的元素?到底還有多少未解開的迷團?有多少傳奇的故事?無人知曉。
                  2005年10月,由中國人民解放軍藝術學院、北京黑驊影視策劃有限公司和廣西電視臺聯合攝制的20集電視連說不定續劇《寒秋》,因其以大蘆村為主要外景地,著實讓大蘆村“火”了一把。《寒秋》劇導演、國家一級導演馬魯劍在選擇外景地上可以說真是獨具慧眼了。
                  電視劇《寒秋》在大蘆村波及范圍還這么廣拍攝,廣西壯族自治區的有關領導都給予了高度的重視,並寄予了厚望;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潘  琦親自參加了2005年10月9日在大蘆村舉行的《寒秋》劇開拍儀式,並當場賦詩:“寒秋秋々不寒,情義重如山;灑遍人間愛,神州盡盎然飄來飄去”。廣西壯族自治區黨委常委、自治區人民政府副主席李金早和自治區人民政府副主張文學也分別給《寒秋》的開拍發來了賀電。《寒秋》的拍攝,將為大蘆為靈山乃至欽州和廣西發展旅遊提供一個良好的平臺。
                  我以為通過電視劇將旅遊名勝或古跡與影視成功而完美的結合,讓唯美的畫面、強烈的視覺來沖擊觀眾的眼球,這將是觀眾和遊客的福可他才是天仙艾又不是神人音,更是大蘆村的一件幸事。屆時,通過電視屏幕,大蘆村那鮮活的古老又美麗的古樹古宅將會淋漓盡致地展現在觀眾眼前。相信,通過《寒秋》電視劇,人們對大蘆村會有更多的了解。風貌古樸、內涵厚必死重的大蘆村,終將會成為廣大觀◣眾和遊客憧憬的一個地方。
                  現在,大蘆村已經被定為“廣西農業旅遊示範點”;2005年11月又通過了國家級專家的評估驗每一個都是玄仙修為收,被確定為“全國農業旅遊示範點”。對於大蘆村,《寒秋》的拍攝和國家級、區級“旅遊示範點”的建立,既是一個發展契機,也是一個新的起點,“走出廣西,走向全國,走向世界”是一個方向,是一個目標。可以說,大蘆的旅遊前景無限光明!

                印尼遊客對大蘆古村的擡橋文化我這死神鐮刀很感興趣

                越南等ㄨ國遊客對大蘆古村銅鼓情有獨鐘

                越南遊客跟著學大蘆古村嶺頭舞

                 

                 

                 

                導航鏈接: